夜阑天澄

【TSN/ME】Back Together [ Mpreg ] 02

这个顺便也发了吧(。


作者说有人奇怪花朵原谅得太快。

然而为什么不?他很清楚自己依旧爱他,羡慕一切为他所爱的人事物甚至包括Jesse,渴望他自以为得不到的注意力,想看见他所爱的两个人等比例放大缩小地坐在面前对他微笑,他这样渴望着以至于忍不住和他生气和他吵架——现在他终于知道了,那些他忽略了遗忘了的关注和温柔,那年的误会和错过,原来他一直拥有他所深切渴望的一切,原来付出从来不是单向,原来被辜负的被忽视的觉得痛楚的不只是他一个,原来那个人还站在原地等着他、目光温柔地注视他——那么他为什么还要等?为什么还要错过?为什么还要让彼此误会不相爱?为什么要彼此折磨?他心疼他手上的细小伤口、关心着他的...

【TSN/ME】Pyrrhic Victory

作者让我发出来……就发出来了咳咳咳。


好喜欢这篇,看了好多次。虽然明知自己没啥新鲜话,还是忍不住想说点啥。

虽然这里Sean就像个坏人23333但他那句“你們誰能真的心無芥蒂的重新開始?”真是看多少次都觉得好戳……其实我们都知道这很难,但就这样move on吗?真的很不甘心。对,不甘心,因为还没有来得及停止去爱,因为还没来得及释怀,因为过去的美好和伤痛都还历历在目,因为忍不住会去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因为,还舍不得。但是要重新开始又真的很难,因为不够勇敢。所以看TSN这对的文,总要感叹他们都好勇敢。尤其这篇的马总,他怎么就能这么有勇气再去相信一次呢?再去冒着受伤的风险爱一次呢?但我们不...

跟老妈和老弟痛快淋漓地骂上司骂了两个小时之后,神清气爽。



一个人无能没关系,他还蠢,又懒,热爱推卸,但其实并不懂偷懒。而且还没有手尾,不讲卫生。别的都算了,比自己蠢的人当上司真是要命要命超要命,每天都在暴走边缘。同事都投以同情的眼神。

为了写G重看《难得情深》,看到一开头那个懒得解决问题的Bill哥哥和努力解决问题却显得很傻的林皓,再也没了当初的生气,嘴角忍不住扬起恶意的笑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苍天绕过谁啊!

 @水煮了一只盖 

《天墉遗简》阅读报告

大哭着抱紧了鹦鹉!望眼欲穿地等到了小本子第二个repo!

而且鹦鹉还这样夸我!大哭!


鹦鹉慧眼,虽然十篇故事没有清晰的时间线,也没有确凿的背景设定,但确实基本是同一个时空的——那就是我脑内的HE世界啊(。

再造天地四字,真是戳到我心尖尖上。所谓同人,于我而言,不过如此。

我想要给他们一个无边广阔的世界,里面有尽世间的喜乐悲苦,他们将酸咸苦辣,一一备尝,而后回甘。岁月将相思酿成酒,挫磨变成琢磨,于是宝剑锋出,梅花香来,君子如玉,温润而泽。

爱是真的,文盲也是真的,温情虽从己出,诗意全由人来。借前人牙慧,蒙混草草,好叫满腔的傻白甜曲折蕴籍三分,别太直白,损弱了斯人如海深情,如山高义。...

离恨

“此阴司泉路,你寿未终,何故至此?”
“寻访故人,不觉迷路。”
“故人是谁?”
“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生不同人,死不同鬼,无魂无魄,何处寻访?”



来啊,互相伤害啊 @冰川大枣 

[GGAD]归人

心疼教授。

即使在纽蒙迦德的牢狱中也鬼魅魔王般骇人慑人的GG。纽蒙迦德更像是他的城堡,他似乎总能掌握主场——当然,这里也确实是他的主场。盖勒特骄傲地说,这里有一套属于我的复杂魔法,你在这里得知的一切都无法与任何外人分享。他依然傲慢地俯视他的看守。囚禁他的人是阿不思,是他自己,这些听命于人的看守又能把他怎么样呢?盖勒特的傲慢是永远不能改变的。

很不高兴人家打断他回忆的盖勒特2333。我猜GG对着无数个新来的狱卒讲过那个一见钟情的故事——但也许这个听到的细节更多一些,毕竟他的“眼睛有点儿像他”啊,还要强调“他要比你的好看”的GG可真是烦人23333——关于那个长发的男人,关于那晚的月亮。今晚的...

关于同人创作自由

有很多人不同意同人是戴着镣铐的舞蹈,嘛,这也没关系——虽然我认为目前的同人圈创作绝大部分作品根本不配套用文学批评理论,拿严肃文学的创作理论为自我辩护,完全是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脸大行为,你写作目的就是为了爽,你还要往严肃文学上靠也不怕摔着,但你非要用,那就用吧——创造性背叛向来是文学改编的常态,在文学创作上也是一直鼓励的,但有一点希望大家搞清楚:

作者即便如很多人所号召的那样拥有绝对的创作自由,却从来不拥有任何不被批评的自由。

作者的创作自由和读者的评论自由是相等的,谁也不比谁高一等。如果你明知这是个大众雷点还非要迎雷而上地去写,那就要做好给被雷的读者喷死的心理准备。如果你写文就是为了爽,那么...

GGAD 魔王的职业规划 9

让我想想,这该算是糖还是刀呢?


我不相信爱情,我鄙视爱情,爱情,爱情,愚蠢的爱情,无用的爱情,必将伟大的盖勒特怎么可能允许别人占据他的全部?

一座一无所得的小山谷,普通,平凡,凭什么留住见多识广、无脚的金色大鸟盖勒特?


直到遇到你。

直到盖勒特遇到阿不思。


那是瑰丽辉煌的诗篇,那是经典不能载的金色智慧,那确实是乌托邦,那就是天堂。


明天你还过来吗?

当然。

噢,不,不要等到明天,黑夜何其漫漫,白日何其短暂,怎么能等到明天,少年的心一刻也不能离你,明天,明天,明天是个多么残酷的词,居然还有七个小时,还有六个,五个,四...

GGAD 魔王的职业规划 8

怎么办呢?我竟这样喜欢这个惶惑的无助的盖勒特。


Seer Gellert,未来在安娜倒下的一刻终于写就。16岁的少年,刚刚闯下弥天大祸,便被命运宣判了最决绝的结局。他恐惧,他窜逃,他失魂落魄地远遁,来不及道歉,来不及告别,只想要避开注定的结局——可命运怎么能逃得过呢?

“一旦回去了,就再也离不开了。”离不开,离不开,离不开他心碎的阿不思,离不开他憔悴的阿不思,离不开他脆弱的阿不思——噢,他的阿不思,他心碎的同伴,他憔悴的知己,他脆弱的爱人,凭谁见了他的泪水,还能离得开呢?如果他能永不在争吵后回头,那该多好?如果他竟从未见过阿不思的泪水,那该多好?他便永不知道他曾经怎样伤害了他,永不知道...